相关文章

成都古墓出土西汉织机模型 或现失传"扁鹊医书"

成都天回镇汉代墓群公布发掘成果,创下多个国内首次

成都天回镇汉代墓群公布发掘成果,创下多个国内首次

成都天回镇汉代墓群公布发掘成果,创下多个国内首次

成都天回镇汉代墓群公布发掘成果,创下多个国内首次

成都天回镇汉代墓群公布发掘成果,创下多个国内首次

成都天回镇汉代墓群公布发掘成果,创下多个国内首次

华西都市报:成都老官山汉墓考古取得重要发现。墓葬内发现920支医学竹简,部分医书极有可能是失传了的中医扁鹊学派经典书籍。4台蜀锦提花机的模型,是第一次出土完整的西汉织机模型,填补了我国丝绸纺织技术的考古空白。

石破天惊

2012 年 7 月至 2013年8月,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荆州文物保护中心组成联合考古队,对位于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成都地铁三号线建设工地的一处西汉时期墓地进行了抢救性的考古发掘,共清理西汉时期土坑木椁墓4座。

时光回溯到西汉,在3米高的大型纺织机前,一位长发及腰的织女技术娴熟,手起手落之间织出精美的蜀锦。昨天,成都老官山汉代墓群公布发掘成果,让穿越2000年的想象成为可能。2012年7月中旬,为配合成都地铁3号线施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金牛区天回镇建设工地(俗称老官山)进行抢救性发掘。

在出土的大量文物中,汉代蜀锦织机模型,填补了中国丝绸纺织技术的考古空白。而出土的九部医书中的部分医书,极有可能是失传已久的中医扁鹊学派经典书籍。另外,带有“心”、“肺”等线刻小字的人体经络髹漆人像的出土等一系列的发掘成果都创下国内首次考古发现。

考古现场

一根丝线牵回2000年前

4座西汉时期土坑木椁墓出土漆木器、陶器、铜器和铁器等620余件文物。其中漆器240余件,器形有耳杯、奁、几、盘、盒、俑、马等,有些漆器上有精美的云、龙、鸟等纹饰和文字符号,木俑形态多样,服饰有深衣和裋褐两类,部分俑身上有彩绘和文字;陶器130余件,器形有罐、鼎、盆、钵、瓮、壶、井、灶等;木器140余件,器形有璧、杖、器座、案、半圆形器、房、织机模型等;铜器(含钱币)100件,器形有弩机、带钩、扣饰、半两和五铢钱币等。

“出土的竹简质地脆弱状态已经如豆腐渣,但是相对整体上是完整的。”文保专家肖磷说,因为古物在饱水状态下容易长时间保存。“你看,织机上甚至可以看到类似丝线的细致物。”

考古发现亮点一 墓葬现巫术求子木牍

在4座古墓中,一号墓为双棺合葬墓,分一大一小。“这应该是夫妻合葬墓,亮点在于漆器上的铭文。”考古现场负责人谢涛说,出土物品中有耳杯、盘等,虽跨越2000年,记者看到这些古物上的彩色漆依然光鲜如新。在漆器的底部,“景”字扯人眼球。根据文献记载景氏曾为楚国的名门望族,属于当时的三大家族。西汉初年景氏贵族迁至关中一带,后景氏一支又入迁蜀地,墓主或与此有关。

而在二号墓葬内,还有大量的木牍。根据内容初步分为官府文书和巫术两大类,官府文书涉及内容应与汉高祖时缴纳赋税的法令和汉武帝时“算缗钱”有关,为研究西汉时期赋税制度提供了重要资料。“巫术类涉及内容应与妇女求子术和禳灾术有关。”谢涛说,还要经过后面的研究才能确定墓室主人的身份。

亮点二 4部织机模型再现汉代纺织盛景

在古代,“锦”是11种丝织品中最高级的奢侈品,只有皇室贵族、达官贵人才能使用,因此一向有“寸锦寸金”的说法。美誉度极高的蜀锦,在汉代逐渐发展到第一个高峰。

因为某种特殊的葬俗,二号墓葬的木椁上铺了一层棕垫。墓主人是位50岁左右的女性,而在她的棺木底部陪葬着4部高约50厘米,结构复杂木质织机模型。“汉时成都蜀锦织造业十分发达,朝廷在成都设有专管织锦的官员,因此成都有了锦官城这一称谓。当时,人们在江边洗濯蜀锦,环绕成都的江也因此被称为锦江。你们仔细看,这些织机模型上还缠着丝线。”谢涛推测,这些应该是参照原织机制作的缩小模型。

4部织机中较大的一部高约50、长约70、宽约20厘米,其它三部略小,大小相近,高约 45、长约 60、宽约 15 厘米。“如果按照真实比例,大小如一个可以容下20人的会议室。”至于墓室主人身份,很可能是官宦贵族,家里有自己的手工作坊。记者注意到,在织机模型周围还有15件彩绘木俑,从它们的姿态上能想象出汉代蜀锦纺织工厂的盛景。

有意思的是,在每个木俑的左胸上,写有不同的铭文来区别织工的不同司职,“这就类似我们现在的工作牌,能够分清楚各自的工作范围。”

亮点三 920支医学竹简为墓主陪葬

说来巧合,老官山汉代墓群处正好位于天回镇土门社区卫生站的东侧。而出土的三号墓葬内,920支医学竹简成为此次考古发现的最大亮点之一。

谢涛说,除了《五色脉诊》之外,其他8部医书都没有书名,经初步整理暂定为《敝昔医论》、《脉死候》、《六十病方》、《尺简》、《病源》、《经脉书》、《诸病症候》、《脉数》。从出土九部医书内容分析,部分医书极有可能是失传了的中医扁鹊学派经典书籍,如《敝昔医论》。在这些竹简中,有184支竹简的内容为如何医疗马匹疾病的《医马书》。“竹简书籍很昂贵,不是平常人都随便购买收藏的。所以这些竹简医书很有可能是当时官方出品的中医古籍,而且还是四川版的。”谢涛说,可以大胆猜测可能是个医官。

另外,3号古墓内还有两件人体经穴漆俑,五官,肢体刻划准确,白色或红色描绘的经络线条和穴点清晰可见。

考古价值

最早

人体经脉木俑为我国发现最早的医学模型

出土的930支竹简,作为西汉时期简牍是四川地区首次发现,使成都地区成为我国又一处重要汉代简牍出土地。在3号墓中出土的完整人体经穴髹漆人像,应是迄今我国发现的最早、最完整的经穴人体医学模型,与墓葬出土经脉医书相对照,为揭开中华医学经脉针灸理论的起源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最完整

仿真蜀锦织机为我国唯一完整的织机模型

2号墓内出土的带有丝线的仿真织机应该是蜀锦提花机模型,“应该是我国发现的唯一有出土单位、完整的西汉时期织机模型。”谢涛说,对于研究中国乃至世界丝绸纺织技术的起源和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目前,所有的出土文物都正在进行脱水处理,之后申请专项研究。”文保专家肖磷说,整个研究项目将持续两年。而对于墓室主人真实身份以及文物的详细信息,谢涛告诉记者,还要等后面的研究工作全部结束后才能确定。专家分析

墓穴或遭家贼盗墓

由于古墓历时已久,均出现了被盗的痕迹。“这些古墓都属于早期被盗,特别是2号墓,很明显入土没多久就被盗了。”考古现场负责人谢涛说,盗贼或许是墓主熟悉的人,知道贵重物品位于墓穴的明确位置。“从墓穴的南北部分看,一部分几乎没有扰乱的痕迹,相反而另一部分值钱的铜等金属物品几乎都不见了。”